您的位置:首页 > 文化资讯 > 正文

“不忍直视”的“伤痕美术”

来源:网络 作者: 时间:2021-02-19

张雄艺术网讯(文/陈忻怡)随着改革开放,中国的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打开国门,走出高墙的中国人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追赶上了世界的脚步。我们积极的汲取一切先进的文化思想,学习领先的科学技术。中国社会各方面受到西方现代化浪潮的冲击,由单一逐渐演变成多元化。而在美术领域,十年的“文化大革命”结束后,艺术家慢慢全面的接受西方的哲学观、美术观,逐步向开放的审美领域发展,由此产生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碰撞,两种不同的艺术观之争重新打开了美术界的大门。

“伤痕美术”正是在那段时期产生,由理想主义、英雄主义转变成平民主义和悲观主义。多数的作品结合了现代艺术语言和观念,不再是虚伪的赞美,更多的是写实,表现中国当下的普通人的命运。

罗中立《父亲》

《父亲》开创了“伤痕美术”先河。画中的父亲饱经沧桑的脸庞,面色黑黄,牙齿掉落严重。拿着破碗的手指夹都是黑黑的灰,手指粗糙,可见农活的繁重。即使背景是一片金黄,手里破旧的碗还是真实反映了当时农民生活困苦的现状。《父亲》代表了当时中国千千万万的农民。是时代的写实。

何多苓《春风已经苏醒》

《春风已经苏醒》也是“伤痕美术”的代表作。画中的枯草已经冒出了嫩绿的新芽;狗狗感受到阵阵春风的暖意,仰首迎接春日的朝阳;女孩身后爬着的牛也睁开了禁闭的双眼,炯炯有神;女孩虽然穿着厚重的冬衣,因裤子短小露出的小腿并没有因为受到风吹感到寒冷,女孩反而在微风阵阵的吹拂中露出淡淡的笑意。画面细腻,不管是人物还是动物的表情都表现的很细致,表现出社会对春天到来的期盼。

程丛林《1968年X月X日雪》

《1968年X月X日雪》又是“伤痕美术”的另一代表作。画作通过人物的表情,动作,服装,形象的表现了人们不畏严寒,与之努力抗衡的精神。即使只是穿着背心,在寒冷的冬日依旧表现的顽强。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之下,人们内心的坚强得到诠释。

“伤痕美术”仅仅“辉煌”了几年。它是中国美术的一个里程碑,亦是对过去十年的一种反思。经历了文化停滞的十年之后,新的艺术思潮对于艺术家们如同黑暗中的一抹光,使他们看到了艺术创作的新方向,因此艺术家们开始追求画面的唯美化处理和形式的构成,主题性创作开始逐渐减弱。艺术家们用强烈的视觉形象,突出展现惨痛的历史,让人们深刻反省。这是中国艺术界的重要转折-艺术要表现真实。

然而“伤痕美术”仅仅只是一种艺术思潮,并没有形成艺术流派。它的出现只是把艺术家从黑暗中拯救出来。它是中国艺术发展的必需,随着“四人帮”的粉碎,新的政府成立,中国在各方面迎来新的生机,这种写实的艺术创作使得中国逐渐由反思变成回想。“伤痕美术”是时代的烙印,它的存在对于那个时代的人来说是不可磨灭的记忆,而对于没有体会过的人来说则是存在的历史。社会日新月异的发展,新的艺术思潮的涌现使得观众的审美发生变化,他们追求更有个性化的作品,因此伤痕美术很快就退出了人们视野之中。尽管它昙花一现,可是在中国艺术史是重要的存在。而且它也没有完全消失,它被慢慢的融合在“乡土美术”中,磨平了棱角,没了尖锐而深刻的批判和反思,更多了对社会的感悟和对中国群众的关注。


朝阳门二手房 https://bj.c21.com.cn/ershoufang/chaoyang/pg1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